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德拉吉任期倒计时 欧央行继任者花落谁家?

时间:2019/1/8 9:29:35  作者:  来源:  查看:35  评论:0
内容摘要:  展望2019|“不惜一切代价”的德拉吉任期倒计时,欧央行继任者花落谁家?  在2018年12月的利率决议中,欧央行结束了长达4年、2.6万亿规模的购债计划,向货币政策正常化迈出第一步。而欧央行量化宽松(QE)政策的执行者——欧央行行长德拉吉的8年任期将在2019年10月结束。...
  展望2019|“不惜一切代价”的德拉吉任期倒计时,欧央行继任者花落谁家?

  在2018年12月的利率决议中,欧央行结束了长达4年、2.6万亿规模的购债计划,向货币政策正常化迈出第一步。而欧央行量化宽松(QE)政策的执行者——欧央行行长德拉吉的8年任期将在2019年10月结束。

  值其离任倒计时之际,对其继任者的猜测也越发成为关注焦点。眼下,德拉吉的热门继任者都有哪些?谁最有可能接下沉重的“皇冠”?又是否会影响欧央行货币政策呢?

  芬兰央行前行长成新“大热门”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欧央行行长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位。任职欧洲央行行长这些年,德拉吉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欧元(1.1460, -0.0014, -0.12%)是不可逆转的。2012年的那一句“不惜一切代价”更是众所周知地为彼时遭受经济风暴肆虐的欧元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在其带领下的欧央行和欧元区各国政府一起,经受住了希腊债务危机、英国脱欧公投、荷兰大选、德国悬浮议会等一系列考验。

  就在其8年任期进入倒计时之际,近来对于德拉吉继任者的新一轮预测已然展开。

  在英媒2018年12月底对24位经济学家的调查中,芬兰央行前行长埃尔基·利卡宁(Erkki Liikanen)成新晋夺“冠”大热门。8位受访者认为,利卡宁虽然不一定是最佳的人选,但最有可能成为德拉吉的继任者。


  现年69岁的利卡宁从21岁的时候就被选为芬兰国会议员,担任过欧盟专员、财政部长、驻布鲁塞尔大使等。他于2004年被任命为芬兰央行行长,并刚刚于2018年卸任。利卡宁也是欧央行利率管理委员会任职时间最长的委员。2012年,在欧债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他曾在重塑银行监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领导一个专家委员会为欧盟银行业制定了改革重组计划。

  野村证券此前也曾表示,利卡宁最有可能成为下一届欧央行行长。“利卡宁具备制定经济政策的背景,同时其立场被认为是适度鸽派的,加上来自北欧国家,将得到北欧乃至南欧的大力支持。此外,利卡宁有关货币政策的评论与德拉吉也相差不远,若他成为下一届欧洲央行行长将意味着缓慢而谨慎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不会引起市场剧烈波动。”野村称。

  “我选择,同时也赌利卡宁将成为下一任欧央行行长。”布鲁盖尔高级研究员、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教授安德烈萨皮尔Andre Sapir称,“他具备央行工作经验,同时通过担任芬兰央行行长和两任的欧委会委员,也积累了令人印象深刻德政治经验。”

  其他热门候选人法国人继续占多数

  在其他继任热门人选中,虽然此前曾被传得沸沸扬扬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已明确不会参选,但法国人继续占多数。

  在此次调查中,欧央行执行董事科尤尔(BenoitCoeure)荣获接受调查的经济学家最青睐的一位继任者,7位经济学家最偏好他来担任新任欧央行行长,而利卡宁在这一项中则仅获3票。在2011年加入欧央行前,科尤尔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法国财政部度过。

  智库官方货币与金融机构论坛(Offici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Forum)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主管达纳基里亚科普鲁卢(Danae Kyriakopoulou)表示,法国人科尤尔将 “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IHS Markit首席欧洲经济学家肯·瓦特雷特(Ken Wattret)也称科尤尔是“一位经验丰富、超级聪明、在政策上能维持连续性的候选人,控制了交接风险”。

  不过,仅有1位参与调查的经济学家认为他最可能获胜。

  基里亚科普鲁卢成,由于根据法律规定,科尤尔在执行委员会的任期要做满一届八年,其被提名为欧央行行长的可能性会因此受限。科尤尔的任期将在2020年前后到期,但也有观点认为可能会出现“法外开恩”的情况。

  另一位被认为很有竞争力的法国候选人是法国央行行长维勒鲁瓦德加洛(François Villeroy de Galhau)。6位参与调查的经济学家将选票投给了他。

  维勒鲁瓦德加洛与德拉吉的货币政策立场相似,都支持持续宽松刺激。不过,他曾在法国巴黎银行工作,因此,能非常敏锐地意识到银行业对欧洲央行负利率政策的担忧。

  他也符合欧洲央行行长选拔的传统,即候选人要是某个国家的央行行长。此外,他还有一个独特优势,即有助于安抚德国人,因为他会说德语。

  而此前一度被认为是“大黑马”的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n)因默克尔的政策转向以及自身的“鹰派”货币政策立场败下阵来。此次参与调查的经济学家中仅有3位认为其有望接替德拉吉。

  欧盟层面的“头部职位”——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央行行长,都将在2019年年底前换届。德国不得不作出取舍。

  根据德国《商报》此前的报道,默克尔的“重中之重”不再是欧洲央行,而是欧盟委员会。

  “结合欧洲议会选举做出人事任命决定的相关讨论现在将逐步开始,”默克尔去年访问格鲁吉亚期间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这意味着尚未有任何决定,欧洲央行行长的人选会更晚确定,所以我无法证实任何愿望。我们将等待相关进展,观察德国人任职的进展情况。”

  报道还称,欧央行行长花落谁家也还要几个职位的分配结果,如果法国成为欧盟委员会主席,很可能会提名同为法国人的候选人担任欧央行行长。

  此外,魏德曼自身“鹰派”的货币政策立场也不太“讨喜”,不少欧元区国家担心其会过于草率地退出量宽。

  据外媒报道,魏德曼若当选欧央行行长,确实可以平衡央行内部南北的力量,但魏德曼反对宽松货币政策的立场得罪了不少人,被一些欧元区国家的央行行长认为“背叛了金融危机时期的非常规政策”,其财政主张也得罪了代表意大利等南方经济体利益的政客,甚至德拉吉也一直批评其总是 “ 否决任何事 ” 的态度。

  “不幸的是,政治家们不希望魏德曼成为下届欧央行行长。”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约尔格•克莱默(Joerg Kramer)表示,接替德拉吉的人将需要或多或少地延续他的政策。

  此外,尽管德国是欧洲最大的经济体,但从历任欧央行行长来看,从未由德国人担任过。

  不过,猜测归猜测,参与调查的受访者均预计,在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前,德拉吉的继位者都将是一个“谜”。

  2019年欧央行货币政策料将持续宽松

  此次接受调查的经济学家虽然对德拉吉的继任者众说纷纭,但对于欧央行未来的货币政策的预判却出奇一致——欧央行还将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维持较宽松的货币政策。

  欧央行在2018年最后一次的议息会议中,如期结束购债计划。但在加息及再投资计划方面,其货币政策决议表述就称,“管理委员会期望欧央行至少应在2019年夏季前,将关键利率保持在目前水平。中期而言,利率也必须确保欧元区通胀率继续保持在接近于2%的水平;将维持到期债券再投资计划至首次加息后。”

  虽然结束购债,但欧元区经济增速强劲不足,通胀势头也稍显不够。此前,欧央行下调了2019年的经济展望,预计2019年欧元区经济将增长1.7%,低于9月份预测的1.8%,并预测2019年欧元区的通胀率为1.6%,低于此前预测的1.7%。

  再投资计划仅在2019年就将达到约2000亿欧元的规模,但大多数参与调查的经济学家都认为,再投资还将持续多年。

  在22位受访者中,无人认为再投资计划会在2019年底之前停止,只有3位认为其会在2020年底之前停止,更有1位认为再投资将持续到2025年前。受访者的主要分歧在于,欧央行究竟会在2021年还是2022年结束再投资。

  在加息方面,参与调查的经济学家中,40%认为欧央行在2019年全年都不会上调利率,认为欧央行会在第三季度以及第四季度首次加息的比例均为30%多。

  荷兰银行也预计,欧央行将在2020年3月首次加息,将所有政策利率上调10个基点,并在2020年9月再次上调10个基点。在再投资计划方面,荷兰银行预计,欧央行要到2021年底才会结束再投资。

  不过,欧央行货币政策也并非不存在变数。第一财经记者查询欧央行网站发现,2/3的欧央行执行董事会成员(6人中的4人)都将在未来一两年内面临换届。除德拉吉外, 即将换届的成员还包括执行董事普雷特(Peter Praet,2019年5月31日结束)、执行董事科尔(2019年12月31日结束)和执行董事伊夫·梅尔施(YvesMersch,2020年12月4日结束)。

  欧


//s3.pfp.sina.net/ea/ad/8/7/fcbe25576ced70c46bc8c81d924ea316.jpg
  央行执行董事会是负责欧洲央行日常运营的核心机构,董事们都有货币政策投票权。新任董事们是“鸽”是“鹰”也将影响欧央行货币政策走向。

  此外,2018年6月1日新上任的欧央行副行长金多斯(Luis de Guindos)的货币政策立场尚不非常明确。但此前外媒报道称,金多斯担任西班牙经济、工业与竞争力部部长时,坚定支持推进结构性改革。

  在其最近一次于2018年11月5日在欧央行座谈会上的演讲中,金多斯称,单单依靠货币政策,无法确保金融稳定。

  “金融危机一旦爆发,货币政策就无法充分遏制其(带来)的损害。事实上,危机管理工具可能避免了更糟糕的结果,但对利率设定有效下限阻碍了通过货币政策迅速恢复宏观经济稳定的努力。”他称。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